首頁 » 以太坊门口的野蛮人:币安智能链会是 DeFi 的另一片乐土吗?

以太坊门口的野蛮人:币安智能链会是 DeFi 的另一片乐土吗?

除了币安孵化器曾领投的 1inch,目前几乎没有头部 DeFi 项目宣布会在 BSC 部署,其中心化程度是主要的影响因素。

原文标题:《BSC:以太坊门口的野蛮人 | 链捕手》 撰文:龚荃宇

在资本主导的市场,永远都不缺乏「野蛮人」的身影,他们试图凭借着资本的力量、野蛮的操作手法,成为主流叙事的一部分。

2015 年,万科大战「野蛮人」宝能的故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,宝能通过二级市场持续购买万科股份,通过杠杠融资投入 430 亿累计购买万科约 25% 股份,超越华润成为控股方。

但是,万科管理层认为宝能信用不够、运作激进、不守规则,此后通过停牌、引入深圳地铁成为控股方等举措,最终赶走了眼中的野蛮人宝能。

类似的故事曾在许多行业上演,如今轮到了区块链行业。在这个行业,以太坊是最受瞩目的公链项目,大部分优秀的开发者都在围绕以太坊开发应用生态,但它的地位也被众多挑战者所觊觎,此前波场就曾以「野蛮人」的角色试图击败以太坊,如今这个角色则是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及其推出的 BSC 公链。

一场精心策划的 「战争」

币安的公链梦由来已久。19 年 4 月,币安在各大交易所中率先上线币安链,为了推广其公链生态,币安一度还宣布在币安 DEX 表现好的项目可以直接上线币安主站交易,以激励来自以太坊等外部公链生态的项目迁移至币安链,上线 3 个月发行了超过 100 个新代币,但由于使用门槛、市场认知等原因,此后币安链的发展状况并不如意,在行业近乎销声匿迹。

2020 年,在 DeFi 发展突飞猛进之际,币安决定大幅调整其公链战略,几乎全盘移植太坊基础架构与代码开发币安智能链(下称 BSC),进而形成兼容以太坊 EVM 的效果,即支持开发者可以快捷地从以太坊迁移其项目,同时其官方区块浏览器也与以太坊区块浏览器 Ethersacn 高度相似。

在共识机制方面,BSC 采用了类似 DPos 机制的持有量授权证明(PoSA )机制,选取 21 名 BNB 持有量最高的候选人作为验证人维护 BSC 网络运行,其数量与 EOS 节点相当,也同样被视为集中度过高、容易遭到破坏。

但通过这种机制,BSC 可以实现更快的交易速度与更低的交易费用,能够较大程度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。在区块链行业,高性能、低费用的公链其实很多,BSC 具有前述特性只是具备了基本竞争力,更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应用生态与财富效应。此时,币安作为全球收入最高交易所的优势充分显示。

2020 年 9 月 10 日,币安宣布成立 1 亿美元种子基金扶持 BSC 上的 DeFi 项目方及开发者,同时打通 ETH、DOT、LTC 等主流资产跨链桥接到 BSC 的渠道,为 BSC 引入更多应用与资金奠定基础。此后,BSC 生态项目逐渐起势,PancakeSwap、Venus、Autofarm 等头部应用均吸引了十亿美元级别的锁仓资金,币价涨幅都在 100 倍以上,总锁仓资金最高达到以太坊的五分之一。

如今,BSC 凭借着币安的全力扶持以及显著的财富效应,不断蚕食以太坊上的资金与用户,已经成为以太坊的有力竞争对手。BSC 的成功在于的确满足了一部分用户的需求,即追求财富效应与低廉交易成本。但是,这对区块链行业真的是一件好事吗?

区块链技术的核心精神在于去中心化,而 BSC 的中心化程度明显偏高,即币安理论上有能力控制 BSC 上的区块链活动。

首先,BSC 的节点数量只有 21 个,且大部分节点都与币安存在密切联系;其次,BSC 节点选举的主要标准是 BNB 持有量,而币安团队是 BNB 最大的持有实体,同时绝大部分用户持有 BNB 都存储在币安控制的钱包账户,这使得币安理论上有能力控制节点选举过程。

当然,拥有这种能力不代表币安会具体实施,这也并不符合币安的利益,但这种能力的存在本身即是一种对网络安全的隐患与威胁,毕竟有前车之鉴摆在这里。

2020 年 3 月,孙宇晨宣布将收购区块链内容平台 Steemit 并获得大量预挖代币,此后 Steem 链的见证人节点发起软分叉欲冻结其代币,以反制孙宇晨控制 Steem 链的可能性,但此后币安、火币等多家与孙宇晨关系密切的交易所直接挪用用户 STEEM 代币重新选举见证人节点,从而帮助孙宇晨制止了软分叉。事发后币安等交易所的行为引发整个加密社区的强烈批评,被认为是明显的作恶行为。

如今,币安试图将同样基于类似 DPos 机制的 BSC 公链推向加密社区,成为整个 DeFi 市场的基础设施,这不得不令以太坊拥簇乃至大量加密社区中立人士产生强烈不满。

「BSC 是 100%中心化的且不存在争议,它假装去中心化的唯一原因是增加 BNB 的叙事。」The Daily Gwei 和 EthHub 创始人 Anthony Sassano 发推称,「这就是一场营销骗局。」

Delphi Digital 联合创始人 Tom Shaughnessy 则表示,鉴于 CZ 的影响力和 BNB 份额,BSC 的治理机制可能允许他控制该区块链,「但关键不是提供更便宜的交易,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Amazon Web 服务来实现这一点,而是培养一种社区驱动的建造者精神,他们喜欢在没有中心化管理的情况下一起工作。」

不过这些批评对 BSC 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,相对中心化的机制使得 BSC 对以太坊形成类似「降维攻击」的优势,而以太坊在 Layer 2 与 2.0 到来之前只能束手无措。Defiance Capital 创始人 Arthur0x 发推指出,BSC 在以太坊大门口就像野蛮人一样,

更为「野蛮」的是,币安还疑似对以太坊网络进行 gas 费攻击。根据推特博主 @BulloTaurus 的研究与链捕手此前的调查,币安在过去很长时间的平均 gas 都要高出其它交易所 50% 以上,很可能是在故意抬升以太坊网络 Gas 费用,提高普通用户参与以太坊生态的门槛,进而倒逼用户前往 BSC 公链参与各类 DeFi 生态。

BSC 与以太坊的战争已然爆发,这将是一场超越技术本身,更加关乎资本与理想的长期战事。

渊源与未来

赵长鹏对以太坊及其创始人 Vitalik 的不满很可能由来已久。在过去很长时间,赵长鹏是加密世界中心化网络的主要代表,而 Vitalik 是加密世界去中心化网络的主要代表,由于各自代表的利益存在差异,双方曾多次在在公开场合发生火药味浓厚的隔空交锋。

18 年 7 月,Vitalik 称衷心希望中心化交易所彻底从地球上消失,「项目为什么需要支付 1000 万到 1500 万美元的上币费才能让用户在交易所上进行交易?」赵长鹏此后接受采访时回应称「我们需要一种带动产业前进的眼光,而非以偏概全。」

2020 年 3 月,在前文曾提到的 Steemit 事件中,V 神也曾发推直指交易所被贿赂并为骗子提供便利,逼得赵长鹏在舆论压力下公开道歉并取消投票。

2020 年 12 月,在 XRP 被 SEC 认定为证券后,Vitalik 在推特吐槽 XRP 并称之为「shitcoin」,但赵长鹏并不认同 Vitalik 的态度并回应称「让我们去中心化,但不要分裂。让我们互相帮助,共同发展这个行业。」

尽管赵长鹏时常会在推特表达对以太坊的支持,但随着 BSC 的跃进式发展,其态度也发生了大幅变化。就在 2 月底加密市场行情走低之际,赵长鹏发推特称以太坊是富人的网络,但很快这些人就会变穷了,明确表达对以太坊的唱衰,甚至被许多以太坊支持者视为挑衅。

与此同时,以太坊社区的反击也在进行,近期有开发者在 BSC 上部署带有政治禁忌性词汇的项目,以期政府部门有所行动,或者 BSC 主动下架从而证明其中心化属性,不过 BSC 方面至今没有相关行动,也引起颇多的批评。

但归根结底,公链的未来最终还是取决于应用生态及场景的丰富性。目前,虽然许多 DeFi 应用正在源源不断地向 BSC 部署,但除了币安孵化器曾领投的 1inch,目前几乎没有头部应用层 DeFi 项目宣布会在 BSC 部署,其中心化程度是主要的负面影响因素。

在 BSC 去年 9 月初上线时发布的推特中,在合作名单中还列举了 Aave 的名字,但至今没有任何进展公布。在链捕手对 Aave 中国区 Lead Leslie 的采访中,在谈及是否有计划在 BSC、Heco 上部署时,Leslie 则表示会保持观察,并期待看到交易所公链在去中心化方面的更多努力。

Messari 分析师 Ryan Watkins 则认为 BSC 相当于一条以太坊侧链,正在从价格意识更强、安全意识较弱的用户那里获取增量价值。但从 BSC 捕获价值的 DeFi 协议最终将价值累积到以太坊的总部,那里是最终结算发生的地方,用户和协议将在这里存储他们的财富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项目方决定全力在 BCS 生态发展,那么很可能被其他主流交易所拒之门外,因为火币、OK 等交易所很可能会因为利益冲突而不愿支持币安链生态,而 Coinbase 等海外合规交易所则很可能因为币安链的中心化问题而不考虑上币,这些问题会很大程度限制项目的发展空间。

就在 3 月 4 日,BSC 生态应用 Meerkat Finance 即疑似跑路并卷走价值 3150 万美元的资产,此前携款跑路事件也频频发生,其应用生态的健康度已经受到不小的打击。

因此,BSC 很难成为创新型优质项目的首发上线平台,更多地成为一些山寨项目博取短期财富效应与二三线 DeFi 应用拓展生态空间的平台,随着以太坊扩容方案的陆续实施、性能问题得到解决,真正优质的 DeFi 生态仍然会向以太坊聚集。

BSC 的确获得了短期成功并具有阶段性的行业价值,即凭借其平台效应为 DeFi 市场带来更多增量用户,但其相对野蛮的发展路径也限制了它的未来发展空间。

「我敢打赌,在 5 年内,BSC 的使用率与以太坊相比几乎为 0。BSC 的权衡取舍对于短期成功非常重要,但它将在足够长的时间内失败。」The Block 研究总监 Larry Cermak 的观点则更加尖锐。

发表评论

5 × 1 =